English| 旧版回顾| 电子邮件| 维护邮箱   中国政府网
热词:
 
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 要闻播报
矿业仍是推动现代文明的基础产业
2017-07-26 | 作者: 赵腊平 | 来源: 中国矿业报 | 【 】【打印】【关闭

  在当前矿产需求不振,投资持续下降,矿产品价格低位徘徊,矿业形势呈现出持续下行压力的情况下,业界对矿业的前景及其出路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判断,具有代表性的主要有两种:一种比较乐观,认为矿业下行只是周期性的波动,一段时间过后,又会重复“黄金十年”的盛况;另一种比较悲观,认为矿业下行意味着矿业已经成为夕阳产业,以后风光不再。那么,到底应当怎么研判矿业发展的前景?

  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经济增长大都要呈现出农业-轻工业-能源原材料工业-高加工度工业-服务业的变化轨迹。在工业化的不同阶级,矿产资源及其依托矿产资源衍生的产业所占的比重是不同的。工业化初期,纺织、食品等轻工业比重较高,之后比重持续下降;工业化中期,钢铁、水泥、电力等能源原材料工业比重较大,之后开始下降;工业化后期,装备制造等高加工度的制造业比重明显上升。

  按照国际上通行的判断依据,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完成工业化主要有人均收入水平、三次产业结构、就业结构、城市化水平等几个指标。具体而言,一个国家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的标志是:农业在三次产业结构中的比重小于10%,但第二产业的比重仍然大于第三产业;农业就业人口比重为10%~30%;城市化水平为60%~75%。一个国家完成工业化、进入后工业化阶段的主要标志是:人均GDP超过11170美元(2005年美元,购买力平价);农业在三次产业结构中的比重小于10%,而且第三产业的比重高于第二产业;农业就业人口比重小于10%;城市化水平超过75%。

  在西方,250年前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其现代化进程的起点。在前两次工业革命的推动下,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早已完成工业化。美国完成工业化并进入后工业化阶段的时间是1955年,当年工业(不包括建筑业)比重为39.1%,达到最高值。日本完成工业化并进入后工业化阶段的时间为1973年,其工业比重的最高值为36.6%;韩国进入相同阶段的时间为1995年,工业比重的最高值为41.9%。从整体上来看,西方发达国家对于矿产资源的需求特别是金属的需求已呈现下降趋势。

  资料表明,美、英、德、法等先期工业化国家人均钢铁、水泥消费在人均GDP大约10000美元时达到峰值,韩、日和我国台湾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在人均GDP大约14000~15000美元时达到峰值。而从美、英、德、法等先期工业化国家的经验来看,由于铜和铝等金属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作用不同,消费峰期到来的时间也不尽相同:铜大约在人均GDP20000美元左右开始下降,铝大约在人均GDP28000美元左右的水平开始下降。

  我国经济经过十几年的快速发展,人均GDP已经接近12000美元,伴随着城市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基础设施和社会财富积累水平的持续提升,我国已经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按照“S”形规律,我国矿产资源消费将整体进入增速减缓区。事实上,我国矿业发展在2005年~2011年经历了一段黄金期,矿业总产值比6年前增长了两倍之后,自2011年以来,矿业形势也已呈现下行趋势。2015年矿业总产值比2011年的3.02万亿元下降40%左右。

  有关专家分析,随着我国工业化进入中后期,特别是经济进入新常态,钢铁、水泥已过峰值,进入平稳下降通道。锰、铜、铝、铅、锌、镍、硫、磷和钾等重要大宗矿产消费增速也已减缓,预计需求峰值将在2017后陆续到达。2020年前,煤炭、锰、锌等将到达峰值;2020~2025年,主要有色金属和磷、硫、钾等到达峰值;能源消费到2030年将达到总量40亿吨油当量峰值(零增长点)。

  但需求呈现下降趋势并不证明世界矿业已经进入衰退期。

  我们知道,矿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矿产资源是人类文明进化的重要物质基础,是人类社会发展所需的能源(动力)和工业原料的主要来源。在相当长的历史递进过程中,矿业一直是推动人类文明与进步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一个国家工业化城镇化的物质来源。

  众所周知,从英国工业革命到现在已接近250年,但到目前为止只有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日本、韩国、意大利、俄罗斯等少数国家真正实现了工业化,把这些国家和地区加在一起,人口也不过世界人口的10%到15%。剩下的国家都没有完成工业化甚至没有开启工业化。有专家测算,如果中国成功地实现工业化,则意味着又多了20%的人口进入现代工业文明社会,带给全世界经济的拉动力相当于当年英国崛起的100倍,相当于当年美国崛起的20倍,将带动非洲、拉美、亚洲欠发达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加快进入工业化进程,而工业化阶段正是对矿产资源需求最旺盛的时期。

  事实上,20世纪的100年中,美国累计消费了约350亿吨石油、73亿吨钢、1.4亿吨铜、2亿吨铝,100亿吨水泥。1945年至2000年的55年间,日本累计消费了约85亿吨石油、28亿吨钢、4000多万吨铜、6000多万吨铝、40亿吨水泥。从1950~2000年,我国50年累计消费石油约40亿吨、钢铁28亿吨、铜3000万吨、铝5000多万吨、水泥约78亿吨。可见,我国石油累计消费仅为美国1/8,钢铁不足其40%,铜、铝相当于其1/4。与日本比较,我国石油累计消费量不及其一半,铜、铝累计消费也相差甚远。即便是早已完成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西方国家,仍在大量地消耗矿产资源,对能源、战略性矿产的消耗更是有增无减。这些不足世界人口15%的发达国家,目前仍然消费着全球50%以上的矿产资源和60%以上的能源。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和近20种矿产消费的第一大国,中国经济发展对全球经济和矿业走势具有重大影响。在我国,矿业开发仍在为国民经济发展与人们日常生活提供着95%的能源、80%的原材料、70%以上的农业生产资料,矿业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基础产业。

  当前,我国正处于加快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从增长动力来看,未来将仍然依靠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基础设施现代化拉动经济增长。因此,这一阶段正是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基础性设施建设的时候。建设高速公路、铁路、机场,解决农民的进城问题,改善城市普通居民的住房条件,还需要开发房地产。在我国,为了保护资源安全和海外利益,还需要建造大飞机、军舰包括航母等。这势必带动钢铁、水泥、建材、工程机械等重工业和家电、家居消费用品等轻工业的发展。而这些都需要能源矿产和矿物原材料作为支撑,所以这个阶段仍是对矿产资源消费强度较大的阶段。

  我们知道,“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两种本能的需求,而且人类的这种需求会“日益增长”,而且对质量的要求越快越高。为了满足这些需求,就必须不断地发展生产力,不断地调整与完善生产关系。因此,从不懈追求物质、精神的满足与人类永续繁衍与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角度讲,矿业作为提供物质基础的基础产业,必将随着人类社会永续存在。而且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类获取矿产资源的能力将越来越强,空间会越来越大。所以从宏观宇宙的维度看,可能到处都有“另类的人间烟火”,担心矿产资源有朝一日会消耗殆尽的观点也未必就能站得住脚。

  需要指出的是,有不少业内人士甚至一些专家,或把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出现的几次矿业周期性的繁荣作为依据,或者将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现的大规模的矿业开发及前几年出现的“矿业黄金十年”作为例证,认为矿业的衰退与繁荣呈现周期性的规律,这无疑具有一定的道理,但这个“规律”主要建筑在西方发达国家以及其他大国工业化尚未完成的基础上。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体量巨大的国家加快经济发展,推进工业化与城镇化,势必带动整个世界矿业在一定的时期出现繁荣。而从近几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工业化进入中后期,导致对矿产资源的需求减少,进而使世界矿业迅速出现颓势来看,重新审视这个规律是有必要的。何况,中国前几年出现的矿业“黄金十年”,其中还有经济粗放式、压缩式经济增长推波助澜的因素,项目盲目上马,矿权击鼓传花,忽视生态保护,大量产能过剩,其副作用在短期内难以化解,反而影响了矿业和矿产勘查工作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无论是从西方发达国家发展的经验来看,还是从近年来以我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发展路径来看,经济社会发展对于矿产资源的需求,尽管在发达国家到欠发达国家之间,还会经历一个漫长的此消彼长的过程。比如,随着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速度的加快,在一定时期内,这些国家对于矿产资源的需求可能快速增长,进而带动整个矿业的上行、矿产品价格急剧上涨。但即便再次出现“矿业黄金十年”,从总的趋势来看,无论是能源矿产与经济发展的直线相关,还是金属等矿产的S型规律,都会经历一个从慢到快,由快抵达峰值,然后慢慢变缓的过程。

  也就是说,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与财富的不断积累,加之节约集约利用科技水平的提升,特别是大规模利用“城市矿产资源”,即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产生和蕴藏于废旧机电设备、电线电缆、通讯工具、汽车、家电、电子产品、金属和塑料包装物等可循环利用的废弃资源,经济社会发展对于矿产资源的需求终归从峰值会回归常态。

  但我们必须清醒,在我国,即便是完成了工业化,要支撑我们这样一个经济体量巨大的国家的正常运转,无论是对于能源矿产,还是用作原料的矿产资源的需求,仍将是巨量的。尽管经过近年来的努力,国内重要矿产资源储量大幅增长,但总体来说,依靠国内资源仍然无法满足需求,重要矿产对外依存度仍会在较长时期内维持在较高水平,而且这种局面在短期内不会有根本性改变。预计2020年,我国对石油、铁矿石、铜、铝等矿产的对外依存度分别为60%、80%、70%、50%以上,到2030年对外依存仍将高企或增加,预计为70%、85%、80%、60%左右,资源供应风险仍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存在。与此同时,石油、铁矿石、铜、铝、金等重要矿产资源静态保障年限呈下降态势,预计2020年总体保障年限总体在10年左右,2030年将进一步下降至10年以下,能源资源安全保障受到严峻挑战。

  因此,我们要加强矿产资源战略研究和顶层设计,加大国内矿产资源特别是战略性矿产能源的勘查力度,同时实施并完善“走出去”战略,从全球配置我们急需的矿产资源。要坚定不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更多运用市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加大补短板力度,改善供给质量,推动矿业可持续科学发展、绿色发展,仍是确保我国现代化建设的资源能源安全的不二选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
  
 
  相关文档  
· 金晖煤焦化工公司密织安全防护网
· 闯出一条智能化开采的新路
· 雪域高原找矿人
· 砂石是建筑物凝固的音符
· 辽阳地区发现一晶质石墨矿 探获石墨矿石量12145.6万吨
· 构建投资平台 助力矿业发展 全球矿产能源基金总部基地成立
· “神山”,你将更加富饶而美丽